1. <tt id="3g9z9"></tt>

        <wbr id="3g9z9"></wbr>
          <rp id="3g9z9"></rp>

          法治網首頁>>
          “北溪-1”風波持續 歐盟無奈出臺“節氣”方案
          發布時間:2022-08-10 15:58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法治日報駐俄羅斯記者 張春友

          當地時間7月26日,歐盟成員國達成一項政治協議,采取自愿措施將今年冬季天然氣需求減少15%。

          根據這項協議,歐盟成員國同意在2022年8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期間,依照各自選擇的措施,將天然氣需求在過去5年平均消費量的基礎上減少15%。若屆時出現天然氣供應短缺等情況,歐盟將采取強制措施減少天然氣需求。

          有分析指出,歐盟此舉是要降低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完全中斷可能帶來的風險。

          “北溪-1”再次維修

          在美國阻撓下,“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被迫停工后,“北溪-1”成為一條經波羅的海海底通往德國,向多個歐洲國家供應俄羅斯天然氣的重要管道。

          不過,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俄氣)25日通報,格林尼治時間27日4時(北京時間27日12時)起,“北溪-1”單日供氣量將比當前水平削減一半,即調至滿負荷狀態的20%,日輸氣量約為3300萬立方米,理由是一臺使用中的渦輪機需要維修。

          今年6月中旬,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說,因西門子公司未及時向俄方交付送修的渦輪機等原因,俄氣被迫將“北溪-1”的輸氣量減少近60%,從日均1.67億立方米降至6700萬立方米。渦輪機制造商西門子方面當時稱,渦輪機被送到加拿大蒙特利爾維修,但受加拿大對俄制裁影響無法交還。7月9日,加拿大宣布將給予西門子加拿大子公司一項有時間限制且可撤銷的豁免,允許企業把“北溪-1”部件交還德國。7月25日,俄氣在社交媒體證實,已經從德國西門子公司收到加拿大方面提供的有關允許返還“北溪-1”天然氣管道渦輪機的文件。

          不過,俄氣說,文件沒有回應俄方先前提出的一些關切,并且“產生了一些新問題”。因此,俄氣就一些問題再次向西門子公司尋求澄清和提供相關文件。

          另據俄羅斯《生意人報》披露,渦輪機原定于7月23日從德國經由芬蘭發往俄羅斯,但因俄氣缺乏必要文件沒有成行,目前渦輪機仍在德國。

          歐盟被迫節約用氣

          對于俄方因維修而減少供氣一事,歐盟自然無法接受。德國經濟部一名發言人明確表示,根據德方的消息,降低輸氣量的技術原因并不存在。

          然而,在未找到減少對俄羅斯能源依賴的情況下,歐盟不得不面對這樣的現實,也只能在“省氣”上想辦法。正如歐盟理事會表示,減少天然氣需求是為了在冬季來臨之前節省成本,為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可能中斷做好準備。當前,歐洲許多國家非常依賴俄羅斯天然氣。根據2021年的數據,歐盟約有45%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

          歐盟委員會曾在7月20日公布一項提案,提議各成員國從今年8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將天然氣使用量減少15%,以應對天然氣短缺問題。不過,歐盟內部對于強制削減天然氣使用量的做法存在分歧,一些國家因為對俄羅斯天然氣供應的依賴程度較低,認為15%的目標定得過高;還有些國家不愿授予歐盟委員會將“省氣”指標“自愿變強制”的權力。因此,這一方案遭到多個成員國明確反對。

          為爭取成員國的支持,歐盟委員會7月25日針對上述方案進行了修改,修訂后的方案保留了針對所有國家的自愿目標,而制訂強制性指標時,必須依據各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程度以及各國天然氣儲備充足程度作出區分,同時提供了一系列“豁免規則”。這一方案最終在7月26日獲得了歐盟各國同意。不過,俄羅斯《獨立報》對此刊文稱,如果歐洲想“棄用”俄羅斯天然氣,減少15%的天然氣用量遠遠不夠。據英國石油公司統計,2021年俄羅斯向歐洲出口的天然氣占歐洲天然氣需求總量的32%。

          輿論認為,缺氣的背景下,歐洲內部分歧可能愈發凸顯,這個冬天可能成為“對歐洲團結的歷史性考驗”。

          俄歐雙方相互指責

          因為能源問題焦頭爛額的歐盟指責俄羅斯“把能源當作武器”。俄外長拉夫羅夫則表示,過去六七年中,歐盟一直在說俄羅斯利用天然氣“作為武器”,但沒有給出任何實例,同時還用各種方式限制“北溪-1”的運輸能力。

          長期以來,歐洲高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石油等能源供應。近年來,由于俄烏關系緊張,俄羅斯逐步增加繞過烏克蘭的對歐輸氣管道,但受到西方對俄制裁和俄反制措施等影響,相關輸氣管道也并不通暢。

          例如,俄德雙方曾經力推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于2021年建成。今年2月,受俄烏局勢變化影響,德國宣布暫?!氨毕?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認證程序。此外,經白俄羅斯和波蘭進入德國的“亞馬爾-歐洲”天然氣管道原本也是俄天然氣輸歐的重要通道。5月底,波蘭拒絕了俄反制西方制裁的“盧布結算令”,宣布停止接收俄羅斯天然氣。除波蘭外,俄因同樣的理由,還對保加利亞、丹麥、荷蘭等幾個歐盟國家切斷供氣。

          德國副總理兼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羅伯特·哈貝克對媒體說,德國不能依賴俄羅斯供氣,需進一步減少天然氣用量,充實天然氣庫存。他指責俄羅斯利用能源供應“脅迫歐洲和德國”。

          俄羅斯總統普京日前對媒體表示,俄氣過去和現在一直在履行其能源供應義務,未來也將如此。歐洲國家試圖將自身在能源政策上犯錯導致的危機歸咎于俄羅斯的做法毫無道理。歐洲當前的能源危機不怪俄方減供,而是緣于西方對俄制裁。

          德國克勞斯塔爾工業大學和下薩克森州能源研究中心教授侯正猛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歐洲國家拿能源作為武器制裁俄羅斯,結果遭到制裁措施反噬,導致通脹率飆升,甚至冬天還可能要挨凍。

          按照普京的話說,西方為了制裁俄羅斯,主動關閉多條輸氣管道,所以歐洲當前能源危機純屬咎由自取。

          責任編輯:張美欣
          日本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五六区
              1. <tt id="3g9z9"></tt>

                <wbr id="3g9z9"></wbr>
                  <rp id="3g9z9"></rp>